神话娱乐

笔趣阁 > 打穿steam游戏库 > 第九百七十六章 序幕开端

第九百七十六章 序幕开端

 热门推荐: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.citicnewedge.com
    要命,昨晚趴在柜台睡了一觉,今天起来时,浑身酸痛,姓鹿的真没良心。

    我心里嘀咕着,酒保又好像能听到我心里话似的,瞪了我一眼,“别说我没良心,我还顺手把你义体感染的病毒给清查了,你应该知道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谢谢您还不行吗?”我想捏一捏酒保的脸颊,他这人面冷心热,看着实在不近人情,其实是老妈子似的角色。

    酒保后退半步躲开,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,一点反应都无的人,最没劲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杰克催得很急,我本打算抽个空回家洗漱,但总不好把杰克晾在楼下。

    坐中央电梯一路向下,到了街面上,穿过高楼耸峙的阴影,来到阳光普照的地界,杰克坐在一家小吃摊的座椅上,见到我,说的头一句话就这么叫人开心:“哟,天之娇女来啦!怎么这么慢,我都等得饿死了!”

    “都怪那个老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他那种性格的人应该不难弄呀,你和他吵得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吵架,昨晚回家路上去他那儿喝了一杯,结果就睡到了刚才,而他连条毯子都不给我盖,我现在累得要死,你看我,脸都没洗呢。”

    杰克嗦着手里的炒面,看来是真饿了,他的神情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,我往他身旁的凳子上一坐,手臂碰着小吃摊油腻腻的玻璃罩,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干了这么大一票,你都有心思去喝酒,不得不说,v,你有一颗大心脏。对了,还记得我说过的惊喜吗?今儿我翻译给你听,惊喜就是我给咱们揽了一票大活儿!大肥差!”

    大活儿,好哇,大活儿意味着大钱,当然也意味着高风险。

    “嗯哼,我在听。”

    我们聊天的时候,街面上有一辆车拐弯时撞在水泥路障上,嘭得很大一声,飞出来的零件落了一地,大家见怪不怪,后续又撞了几辆,有倒霉蛋把车门都被撞飞了:看来以后应该在这儿放一块“危险路段,小心驾驶”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算个事儿,”杰克把筷子往饭盒里戳戳,——他把筷子挥舞地虎虎生风,都甩出残影来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以为他在手里攥了四根筷子——他其实是兴奋地快吃不下饭了,“就是有人派了个活儿……德克斯特·德肖恩,夜之城最他妈牛逼的中间人!来生夜总会的黑皮胖耶稣,三百来斤,大金膀子,如假包换,牌子绝对硬!”

    我和杰克一番谈话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但要是完全复述下来,未免显得赘余,总之经过我个人的技术总结后,就这么回事儿:杰克从中间人德克斯特那里揽活儿,然后要我去和这个中间人碰碰码。

    这没什么,我们的团队三人,我,杰克还有t-bug,平时出活的时候,也总是我负责交涉,杰克嘴笨,t-bug这妹子是黑客,看着干脆利落,其实是有些社恐的。

    交涉的事儿不着急,我今儿还打算去老维那儿一趟,给自己弄点新装备。

    老维是沃森区不出口,转头看我一眼,叫我赶紧去找老维,而他要和米丝蒂聊两句私房话。

    真是没人性啊杰克,我故意留在原地不走,杰克扭头频繁给我打眼色,米丝蒂笑而不语,用手撑着脸看起好戏。

    米丝蒂还真是迷人。

    我该走了,再不走,杰克头上的小辫子都要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从通灵屋后门出去,阴暗的巷子里,白天也是昏沉沉的,角落铺着纸板和杂志报纸,坐着玩手指的小孩,散着泡面碗和塑料袋的台阶上,卧着饮酒的女人。

    巷子口铁门后的年轻男人们抽着烟,淡蓝色的烟气和远处城市楼房飘出的蒸汽混匀了,分不出远近。城市的底噪总是很强,管道线路内燃机,气流吐息还有人声噪杂。

    听说城里的赛博精神病越来越多了,我看就是被这座城活生生逼疯的。它不单单是城里的人在相互攻击,就这座城市本身也是喝人血的。

    “喵喵。”台阶角落的无毛猫叫唤了两声,把我从哲人模式里唤出来,啊呀,每当我觉得这座城市烂透的时候,看到猫猫总是觉得还有希望——话说回来,猫猫能有什么坏心思呢!

    来老维的店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吸猫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这猫并不听话,叫我撸了两把就逃开去,躲在角落,侧身用它幽幽发光的眼睛凝视着我。

    日本佬说猫这东西很坏,果然如此!

    等我见到老维的时候,他还在看拳赛,这人一天二十五小时高强度看拳赛,还和杰克赌输赢呢。

    “嘿老维!好久不见,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啊!”

    “哟,瞧瞧谁来了,这不是大名鼎鼎的v嘛,怎么,您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这次是来还钱的?”

    啊呀,忘了这茬了,要说欠钱不还还真是我的错,可江湖儿女出门在外,手头永远是紧的嘛,我现在浑身上下一千欧,吃饭都勉强,昨儿那一单还没拿到钱呢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说先欠着,下次一定;老维也是,总是一句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下不为例的次数多了,算上今天安装的歧路司义眼和弹道协同器,我欠人家两万一。

    安装义体就像看牙医,躺在手术台上,听着各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动静,鼻子里嗅到的都是一股子怪怪的药水味儿。老维手艺很好,技术高超,等我从台上下来,他就笑着说,“去吧小鬼,让他们瞧瞧你的能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