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话娱乐

笔趣阁 > 我真的只是村长 > 655 相互伤害的许书记与刘大队长

655 相互伤害的许书记与刘大队长

 热门推荐: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.citicnewedge.com
    “你们都被刘春来当了枪!一个个还以为占了什么便宜。这狗曰的拿不出来钱应对,怕股权被稀释……”知道没有可能蓬县吃独食了,许志强心理很快有了定夺,“要让我不争,也可以,这八百万,至少得给蓬县200万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光棍,也很无赖。

    反正就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蓬县必须得确保手中股权不低于8%。

    否则,他会联合山城轻工局、四大队阻止联合投资公司入股彩电厂。

    “老许,你这就过分了。凭什么让你们多拿两百万?”吴昊不乐意了,“这钱既然是市里支持彩电厂发展的,咱们都有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!许书记,不能每次有好处,你们蓬县就占完了。我们还怎么发展?”周邦建心中还窝着一股火呢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干部怎么闹腾,何国华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等他们自己分配。

    自己倒也落得清净。

    “许书记,貌似你干涉不了彩电厂的经营吧?”一直没吭声的邓元朗冷不丁开口,所有人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起,彩电厂可是属于合资企业,蓬县不能干涉经营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是自毁城墙。

    许志强凭啥让他们一家少50万?

    只是50万无所谓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关系到彩电厂的股份,也就是以后每年分利润的基础!

    “确实干涉不了,但是我们能影响!大不了,都不赚钱呗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几乎都是暗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许,做人得要点碧莲!耍无赖,谁怕你?反正那是你蓬县的厂!”吴昊直接骂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跟许志强两人没少对骂。

    甚至都打过架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反正我们蓬县得不到好处,大家都别得!要知道,为了支持彩电厂的发展,我们把县财政大部分资金倾斜给他们,修路,修码头……”

    许志强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基础设施啥的,那可是你们蓬县自己的事儿!总不能让我们来给钱。”吴昊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分钱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何国华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继续下去,这两人,估计又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情,我说句公道话。彩电厂的建设,蓬县虽然没有出力,不过在配套等方面投入不小,市里也因为这个,才决定出资800万支持彩电厂的建设……志强同志提出的这个,我个人是没有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何国华还是站在公正立场上的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,蓬县财政,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给干部职工发工资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领导听了这话,顿时沉默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家日子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半年不发工资,还是全县!

    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有了何国华这个领导居中调节,其他人即使有意见,也不好多说。

    再闹腾就过了。

    认真想一想,蓬县确实在落实彩电厂上投入了太多,他们现在只是分享利润。

    何副市长都表明了这是实力支持彩电产业给的钱,他们在这事情上并没太大发言权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关系也就和谐了。

    许志强只多要了200万,每个县也就少50万而已。

    几个县的领导如何协商这八百万的分配,刘春来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等待,没找任何人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联合投资公司几个负责人主动找过刘春来,想了解具体情况,试探刘春来的反应。

    刘春来都没透露任何一点真实想法,甚至没表现出从他们身上打听各个县里决定的兴趣。

    刘福旺跟严劲松等人急得火急火燎的。

    “春来,你究竟怎么想的?一旦增资扩股的事落实下来,咱去哪里找那么多资金维持现有的股权?要是没有钱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来分咱们的钱?”

    刘福旺看着儿子,脸上的褶子挤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刘春来手里有多少钱,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绝对不够支撑这次的扩股。

    刘支书都不知道骂了许书记多少次。

    “爹,不用着急。等柯尔特跟郑天佑回来,事情就有定论了。”刘春来安慰着老头子。

    形式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老头子巴不得把股份全部收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不行,大队没钱,发展都是靠你借钱出来,要不,这次咱们从县里贷点款?”

    马文浩提醒刘春来。

    一直靠刘春来给钱支撑发展,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在四大队,分钱的人不承担任何风险,欠账都是大队的。

    发展的所有资金,不是来自农村信用合作社,也不是来自银行贷款,全从刘春来手中借。

    “马乡长,你觉得这次我们能从县里贷款?事情是许书记搞出来的呢!”刘春来冷哼了一声,许志强那老东西,不是好人,居然想坑自己一把。刘春来不想在这上面多说,转而开口:“大队借我的钱,也是按利息结算的。”

    老祖宗说得好,财不露白。

    刘春来个人资产在这人均收入不高的八十年代,已经太多。

    跟大队之间的账,他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要是算上各种投资,短短两年时间,刘春来个人资产已经到至少六千万的规模。

    “郑天佑跟柯尔特两人啥时候回来?”刘福旺问道。

    以为刘春来是准备让这两人回来阻止这次增资扩股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金德福也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干啥?”刘福旺不解。

    金德福的制衣厂,平时基本上都是他们帮忙代管。

    生产什么服装,各种多少,那狗曰的只是打个电话给厂子的管理人员就完事。

    刘福旺很是不满,扩大春雨制衣厂的规模,对他来说才是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带钱过来呗。咱们的资金哪能够?郑天佑跟柯尔特出的是港币,可数量也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有马文浩在这里,刘春来没法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郑氏服装贸易公司原本只是郑天佑私人的小公司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刘春来才发展壮大,对公司股权进行了一次分配,郑天佑跟刘春来两人各占40%,柯尔特20%。

    也就意味着,春雨服装下属单位出口的服装,利润刘春来一个人占40%。

    马文浩等人是不清楚这个的。

    在这次彩电厂增资扩股上,刘春来并不是特别担心。

    扩股到五千万的规模,努把力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要是一个亿,没有受得了。

    山城跟蓬县,都吃不下多少。

    根据刘春来的分析,无论山城轻工局还是果城市,都拿不出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他告诉联合投资公司的众人,准备给投资公司配一部分彩电厂的股份,就是为了让许志强没办法把那八百万独吞。

    只要钱进了投资公司,操作起来就容易了。

    许志强不是要坑自己么?

    他没坑到自己,先让他闹心。

    蓬县能独占的八百万,被分出去,以许志强的那种性格,能舒心?

    “你不奇怪,许书记怎么没来找你?”

    严劲松问刘春来。

    刘春来的谋划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马文浩一脸疑惑,“许书记找春来做什么?市里投资八百万,现在该担心的是春来,他去哪里筹集至少上千万的资金?”

    有句话他没说,要是公社有钱,他们都想来插一脚。

    刘春来笑着摇头,“不,现在闹心的是许书记!”

    他心中同样好奇,许志强居然没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许志强现在很闹心。

    从市里回来后,连着三天闭门不见客。

    了解清楚情况后,吕红涛这么一个文化人,都毫不客气地爆了粗口,骂刘春来这个狗曰的。

    本来想去找刘春来算账,却被许志强拦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密谋了许久,随后许志强又去了市里……

    时间已过去一个星期,依然没人来找过刘春来。

    让刘大队长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联合投资公司的人也保持沉默,仿佛不知道这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等柯尔特他们回来,再讨论这个吧。”刘春来准备就此结束,送客了。

    “讨论个屁!咱能拿出多少钱来?”

    刘福旺一提这个就上火。

    严劲松跟马文浩两人急忙告辞。

    没法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公社在这事上很尴尬。

    没有股份,也没权利管彩电厂,现在这事情,公社话都不能说一句。

    要说话,得拿钱……

    蓬县的两位领导依然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要说刘春来不着急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着急。

    一直等着许志强跟吕洪涛来找自己,私下里好好谈谈,达成py交易,避免八百万以小博大,稀释股份。

    结果,许志强和吕洪涛两人居然能在这样的机会下耐住性子。

    苗仕林居然也没来找刘春来。

    联合投资公司的四个负责人,仿佛也不知道这事情,没谁来找刘大队长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刘大队长要是还不知道这些家伙私下达成了协议,跟自己比耐心,他就白重生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精明,都清楚谁要先耐不住,谁就失去主动权。

    刘大队长能耐不住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着急,表面没丝毫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刘大队长索性扛着细竹竿做的钓鱼竿,也不管天气冷,跑到河临塘钓鱼去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河里鱼多,加上一般人家也舍不得用太多油做鱼,不好吃,结果刘大队长每天都得钓好几条大鲤鱼或是大鲶鱼……

    腊月十八,郑天佑跟柯尔特两人才终于回来,金德福没跟他们一路。